从第一神童到化工大牛

一百年前,一个名叫“江希张”小孩,各大书局纷纷为他出版各类作品,一夜之间红遍大江南北。这位被康有为誉为“民国第一神童”的少年,才思过人、机敏超人,确有非同凡响之处。他9岁时就编写了一套《四书白话解说》白话解说系列,将儒家经典以通俗白话的方式公开宣讲,一经出版,广受欢迎,曾印行数百万部,一度轰动海内外。当时,他更被许多名流宿儒视作圣人转世,被寄予振兴儒学、导引群伦的厚望。然而,江希张的家庭环境并非一如人们想象的那样,并不是什么书香门第、名门世家,“神童”之所以成为“神童”,一方面固然确有先天禀赋之优异,另一方面也与树德立行、言传身教的家庭教育息息相关。

1907年3月27日,江希张出生于山东历城县江家庄(今属济南市历城区董家镇)一个农民家庭。祖父江宗先是个文盲,大字不识几个,却深明“无文化,家不兴”之理,他勤俭一生,积蓄主要用于供子孙读书。江希张之父江钟秀,在家庭支持之下,苦读20余年,终成当地小有名气的文人,著有《孙孟图歌》《兴学创闻》等通俗读物。江希张之母王崇孟,幼年读过几年私塾,还曾考入山东女子师范学校。在这样有着“耕读传家”的传统家庭中,江希张自幼就享受了绝大多数农村孩子难以企及的殊遇——读书识字。在文化氛围与家庭教育层面,在当地农户群体中,的确已经占有先人一步的优势了。

江希张两岁时,母亲教做识字游戏,意外发现他记忆力超强、理解力也不错。从此一有空,父母二人都一道教儿子认字,在启蒙教育方面下足了工夫。当然,江希张也没有辜负父母的厚望,他3岁时就能识800多汉字、背诵100多首唐诗,到4岁时已能熟练地吟诗作对,所作诗文的意境并不比一般成年人差。在当地,4岁小神童背诗赋诗的美名,已经家喻户晓。

从第一神童到化工大牛-CompositesPlus

后来,江钟秀曾到济南开馆授徒为生,江希张则一直守在父亲的身边聆听教诲;他坚持给儿子灌输孔孟道学,同时也注重培养其对道、佛等宗教文化的兴趣。江希张7岁那年,其父更是突发奇想地指导儿子编写了一套《四书白话解说》丛书,将其视作他“边学边著”的超前教育理念的一个重要成果。据江希张本人多年以后的回忆,《四书白话解说》丛书中,只有一半是他自己写的,另一半内容及整个丛书的编成都是好几个成年人共同完成的;但全书署名只有一个,即“九岁童子江希张”。

无论如何,凭借着父亲的精心策划与运作,《四书白话解说》终于完稿并迅即面世。该书语言浅显易懂,解说通俗明晓,一经面世,便即刻引发社会各界关注,印行了上百万部,成为了国内外报刊竞相报道的热点。据说,康有为看到此书后,立即写信勉励,盛赞江希张“堪称民国第一神童”,并表示自己愿意破例收江希张为弟子。

但进入少年时代的江希张,渐渐厌倦了“神童”的头衔,对父辈一直强加灌输的儒家思想逐渐产生了排斥心理。与那个时代的“新青年”相类似,他同样向往“新学”,希望放眼“新世界”,走出自己的一片新天地来。1927年春,年方20的江希张抱着科技救国的理想,和几位同学一道,踏上远赴法国勤工俭学的征途。江希张读的是巴黎大学的化学专业,由于刻苦学习加之天资聪颖,成绩也颇为优异。1939年春,应岳父之请,他奔赴南非约翰内斯堡任当地华侨报纸《侨声报》的总编辑,宣传中国抗战。后来“珍珠港事变”爆发,从此交通断绝,他不得不在南非暂居,直到抗战胜利。新中国成立后,“科技报国”的理想,使他成长为一名化工专家。1956年,因化工建设的急需,江希张又被调往上海工业设计院任总工程师,从事科研及规划工作。在此期间,他除了完成规定的科研项目,还应邀在全国各地做学术报告百余次,担任数十种专业书籍的校审和顾问,成为化工界和轻工业界享有盛誉的高级专家。他还利用自己通晓英、法、俄等七八种外文的专长,用业余时间翻译了著名化工学术专著《精油》,在我国化工界一直广为流传。

热门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