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成为化工界的阿里巴巴?

在探讨这个问题之前,我们也许需要先解决另一个看似更棘手的问题:

化工界到底能否诞生像阿里巴巴那样的互联网巨头?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又可以向上继续追溯:

化工界是否需要一个像阿里巴巴那样的互联网巨头?

大势所趋,答案是肯定的。

但我们首先需要回到故事的开端来探讨这个问题。

化工贸易商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在目前的环境下,做化工贸易还能赚钱还能生存真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为什么?因为他们的头上都悬着一把剑——达摩克利斯之剑,这把剑长什么样子,不同的贸易商心中并无太大差异。

“面对价格越来越透明的市场,以往靠信息的不对称赚取超额利润的某些贸易商的好日子已经过去了。现在除非是第一次买,否则圈子里的人谁不知道行情啊。”

“现在国家对化学危险品运输的要求越来越严格,运输成本在售价中的比例也越来越高了。”

“下游的客户与贸易商之间始终处于一种半不友好的状态,他们做梦都想与生产商直接做生意,只是在‘迫不得已’的状态下才向贸易商采购。”

“货款到期了还拖十天半个月不给或者货款到期的时候再给你半年的承兑已经成了常态。”

“离职的员工新开了公司还要跟我抢生意,他们离开以后多数情况下都做着相同的东西,争夺你的客户资源,争抢你的客户。当然,他们靠的还是压低价格,弄得你更没有钱赚”。

“中国的生产企业和生产商心目中基本上没有经销商的概念。基本上是只要谁有钱买货,就卖货给谁。”

“不要指望每年卖某家工厂某个品种的货达2万吨就可以拿到比每个月只卖10吨的贸易商或每个月只买5吨的下游客户更便宜的价格。更不要指望你作为经销商卖某个企业的产品每月可达1000吨就指望供应商给放账,有时下游的企业哪怕每月拿10吨供应商都放账。”

有趣的是,几乎所有上、下游都不认为中国化工贸易商有存在的必要,但仍然离不开这帮“搬砖的兄弟”。

所以这把剑就悬在那里,一抬头就能看见,但没人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为什么?一方面因为数字化和信息化建设水平依然落后,另一方面贸易商依然有它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如今,也有越来越多的贸易公司,无论大小,他们都不约而同地表达了一个愿望—— “不想继续搬砖了”,想“搭建平台,吸引上、下游和其他贸易公司在上面玩”,努力打造工业界的阿里巴巴。

那么,贸易公司到底有能力打造工业界的阿里吗?他们要靠什么来吸引自己原有的玩家加入这个“游戏”呢?更重要的是,他们拿什么来吸引不在自己圈子里的玩家也愿意加入这个游戏呢?

化工界的数字化转型现状

化工界当前的数字化转型主要体现在以下三方面:

1、入驻网络平台

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我们看到无论是巴斯夫、陶氏、索尔维、赢创等国际化工巨头,还是万华、中化等国内巨头,他们纷纷与阿里旗下1688电商平台签订战略协议将一部分产品放到平台上销售,抛开销量结果不谈,平台所具有的流量能够帮助他们持续获得一定量的曝光及广告效应。

当然,不少业内人士的第一反应却是——这其实只是他们的“政治任务”而已。

为什么?数字化转型是各类B端业务的大势所趋,没有人可以与趋势为敌,但想到数字化转型,所有人的第一反应便是入驻各大电商平台,似乎除此之外也没有其它更好的选择。

2、化工企业自行开发平台

前有中国化工牵手阿里云构建壹化网,后有华峰打造华峰智链,我们看到许多化工生产企业都在自行开发互联网平台为自己及合作伙伴的产品打造线上销售渠道。

抛开高昂的开发和运营成本不谈,至于效果如何,也许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

当然,也有人会说这更是某种“政治任务”的体现了,这里面最要命的一点就在于,你拿什么来吸引你的竞争对手把产品拿上来卖?你的竞争对手可能连报一个价格都不乐意,更别提把东西给你放上去让你卖了。

3、化工贸易公司自建平台

从最早的找塑网、涂料网、摩贝网,到如今的有料网、凯茵化工、涂多多、牛化工等,我们看到其实早有一批又一批的贸易公司走在数字化转型的道路上。

它们总结来说是为化工塑料行业客户提供参考信息服务、在线供求发布服务、在线交易服务以及衍生服务的平台。其中,在线交易服务基本上包括大宗商品的撮合服务以及精细化学品的自营服务;衍生服务包括金融征信、融资、租赁、资管、理财等金融类服务以及其他各类服务。

化工电商的运营目的在于形成信息流、物流、现金流三方面的融合,形成行业上下游用户的交易闭环。然而,在这种闭环真正形成前也许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有趣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听到了许多批判的声音,很多人并不看好产业数字化升级这件事情,他们认为国内目前依然或多或少缺乏一些条件。

“国内现在的工业生产水平连1.0都没达到,还谈什么4.0,先把精益生产搞搞好再说吧。”

“现在的各种化工B2B网站其实本质上和1688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但1688本质上还是2C的基因,2B和2C理论上完全是两种基因。”

“有事没事就跟你聊区块链的十有八九都是骗子,目前区块链技术只能用在无形资产,工业品等有形资产上要得到实际应用起码还得再等个3、5年。”

“工业互联网八字都没一撇,设备上都装传感器了吗?产品包装上都带电子标签了吗?你拿什么谈数字化转型和产业升级?拿这两年被过度炒作的人工智能来谈吗?”

他们所有人说的都没有错,都很对。

但他们唯独没有认识到以下这点:

这个世界所有看上去不可思议的很难做到的事情,并不是有了希望才去做,而是去做了才有希望。

坚持做难而正确的事情,总有一天事情的进展会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化工界阿里的“出埃及记”

如果化工界真的能诞生像阿里那样具有全行业影响力的巨头,那么它的“出埃及记”会是怎么的剧本?它将如何诞生?它的诞生又要具备哪些必要条件?

理论上也许有以下三种可能:

1

资本涌入+行业整合

资本往往拥有最为发达的“商业嗅觉”,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它们就像“癌细胞”一样会“自动”涌入能够帮助它们最快增殖繁衍的地方,当然这里的癌细胞并非贬义。

试想一下,当资本充分涌入,塑料、橡胶、涂料、各类化学中间体、化学试剂等各个垂直细分领域中最优秀的数字平台被数家甚至是一家巨头所收购整合,在资本的杠杆效应下,规模化导致的马太效应和头部效应进一步被放大,由此是否就能诞生一家足以媲美阿里的化工业数字巨头了呢?

然而,化工业作为国家重要的能源及物资战略命脉,理论上被社会资本掌控的可能性几乎为0,所以实际上垂直细分领域的行业整合这件事情由国有资本主导推动在概率上要大得多。

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国联化工正在通过旗下的“涂多多”“玻多多”等多多系列积极布局化工产业互联网。

2

产业联盟

虽然很多垂直细分领域的数字平台覆盖着不同的化工产业链,服务着不同纵深程度的供应链,但其实本质上化工供应链是一个纵横交错的巨型网络结构,许多细分领域的数字化平台很可能会在某些供应链上共享相同的上下游客户群。因此,它们更可能会采取合作而非对抗的方式来分享优质供应链资源,共同打造一体化的供应链服务体系,实现双赢乃至多赢。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就会诞生互相持股的产业联盟体,这些数字平台会互相扶持,共享行业资源,形式上有点接近当前那些相互抱团的工贸一体化生产企业。

然而,这实际上并没有改变百家齐放的格局,产业联盟的形式也并不稳固,他们的规模也不可能大到哪去,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团伙”很可能在市值还没到阿里十分之一的时候就出现了各种分歧和问题,从而导致很难有任意一个产业联盟的规模能够媲美阿里。

这不是利益分配的问题,而是不同公司和企业家之间的基因差异问题。

3

行业独角兽

互联网行业与传统行业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互联网依靠产品思维做业务,而不是通过传统的商业思维。

传统化工2B业务需要大量人力对接客户来提供个性化的服务,这也是国内巨量的中小规模传统贸易商和经销商存在的主要意义,但互联网公司和技术公司通过业务产品化和标准化来创造一个能够撬动巨大市场规模的“杠杆”,并基于这根杠杆挣脱规模上的瓶颈,通过标准化、规范化、流程化和智能化来大幅提升整个行业的运作效率。

虽然化工界每一个细分垂直领域都有着截然不同的产品线以及相对应的技术和知识壁垒,但本质上化工原料交易作为典型的2B业务是拥有一个特定且相通的底层逻辑的,谁能基于化工2B交易的底层逻辑开发出功能健全而强大的爆款互联网产品,从根本上提高交易效率和服务水平,谁就有可能快速占据各个细分市场获得迅速成长,成为化工界数字化转型及产业升级领域的独角兽公司。

也许你会问,这样的为化工原料交易定制的互联网产品会有吗?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又会是哪些人在什么样的条件下才能设计出这样的产品呢?

让我们把答案交给时间。

结语:

贸易商的产业地位和职能是不可能被革掉的,因为客户需要的是产业服务,任何一个B2B平台自身都无法完成对客户的所有服务。贸易商承担的分销、分装、金融、票据、客情维护等关系,都是无法被完全替代的。这也是为何在信息不对称早已被打破的今天,依然有一大批中小规模贸易商能够生存至今的重要原因。

因此我们要做的并不是去取代谁谁谁,而是在许多新技术函待成熟的情况下动用现有的一切可能手段来推动产业变革。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们相信数字化浪潮带来的产业升级与革新,我们只是需要从一些最简单的优化和改进开始做起,而答案自然就藏在每一次市场对我们产品和服务的应验之中。

总之,任何一个好的产品,它一定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不断在纠错和微调中迭代出来的。

与君共勉。(作者陈樑Leon)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复材网,不代表CompositesPlus的观点和立场。

热门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