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料原材料价格疯狂上涨 究竟伤害了谁

进入2016年以来,原料价格飙升可谓是前赴后继,10月下旬以来,国内丙烯酸产品价格持续上涨,10月20~31日华东市场丙烯酸价格从6500元/吨快速上涨到8000元/吨以上,10天涨幅达23%,同期丙烯酸丁酯价格从7800元/吨上涨到9000元/吨,涨幅达15%以上。钛白粉价格经过12次轮番上调,目前国内硫酸法金红石型商谈价格多在13300-14200元/吨,氯化法金红石型商谈价格多在14000-15000元/吨,甚至更高。锐钛型钛白粉主流参考价格在9400-10400元/吨,涨幅比年初价格逼近40%。

在大环境整体形势低迷的情况下,原料价格的疯狂上涨,无疑让作为下游涂料企业雪上加霜。一个环节成本的上涨,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影响着整个产业链条。此番汹涌而来的涨价潮,从上游原油行业到末端的经销商,对涂料行业确实是一次震荡。原材料价格的疯狂上涨,下游涂料企业不堪言。

下游企业苦不堪言

中国涂料采购网收到多家原料供应商的联盟发函,告知原材料价格将上涨。这无疑增加了下游涂料企业的生产成本,成本的上涨对企业影响较大。事实上,“涨价”已然成为2016年涂料行业的焦点。从年初就开始持续走高的钛白粉,到后来涨“疯”了的TDI,整个涂料产业链上下游各环节都不得不搭上了“涨价”的班车。加上运输费的提高。这对于下游涂料企业而言,无疑是又浇了一盆凉水。

虽然10月初,有一批涂料企业相继宣布涨价,但最终并没有带动行业整体价格的上调,目前宣布涨价企业的产品价格也是虚虚实实。这是目前令涂料企业感到无奈的地方,自身正在遭遇原料上涨而出货产品不能涨的尴尬,不得不为“利润被压薄”而买单。成本不断增加,但企业的出货价格并没有明显改变。某涂料企业负责人道出目前市场的形势:“我们依靠品质优势常年得到了几位品牌客户的认可,但也有许多同行虎视眈眈。如果在这时候上调出货价格,很有可能被竞争对手钻空子,我们必须守住自己的蛋糕。”

另一涂料企业的负责人也表示,“原料价格上涨,下游需求又不旺盛,涂料企业只能牺牲一部分利润来换取订单。由于他们按季度定价,此番原料的疯狂上涨他们并不能将其增加的成本叠加在出厂价上,若是按照现阶段的原料平均价格进行计算,我们这一季度的利润将会减少几十万甚至更多,但缩减的这一部分利润空间只能自己承担。”若是原材料价格持续上升,对企业而言将是一个极大的负担,部分厂商将面临倒闭的风险。

 经销商难把握市场

原料涨价,造成的涂料成品价格高昂,做为经销商基本难有应对方案,为了降低风险,只能选择让‘羊毛出在羊身上’来规避。业内人士指出,在市场大环境良好的情况下,价格上调不是问题;但市场低迷的情况下,这样无疑是雪上加霜。如果成本加到终端将极大影响消费者的购买欲望,企业和经销商只能考虑降低利润。

“大品牌涨价较为容易,小品牌则难行。中小品牌的市场多属于三、四线市场,这些市场的消费者对价格相对敏感,所以提价难度较高。”一位涂料行业的经销商这样告诉笔者。

对于未来市场上是否会出现大范围的价格调整,一涂料经销商表达了自己的看法。“目前行业内涨价呼声较高,但真正上调价格的经销商寥寥无几,大家更多的是对原料市场价格波动和涂料市场行情进行观望。消费者的需求可变而涂料的成本不可变,经销商就成了整条产业链就的夹心层。他们既要与上游企业患难与共一起承担着这场成本浩劫,又要竭力保全自己的市场与客户,所以,经销商们只能降低利润在价格上相互博弈。现如今已经接近年底,若是突然提高涂料商品生产价格,会对年底的销售额造成一定影响,并有可能出现争抢客户的情况。

 消费者购买商品没有保障

“成本劫”无疑是一次整个涂料行业链条的劫难,其影响面的大小关键点将传导至终端消费者身上。据相关人士透露,目前有些不良涂料企业,对原材料的成本上涨不堪重负,只能在原材料选择上以次充好,牺牲产品质量靠压缩成本来维持企业运转。

消费者虽然在购买商品时拥有有一定的选择权,但其他合法权益却难以保障。消费者在商品交换当中所扮演的角色前半截还是上帝,付出钞票后则沦为教徒了。一句俗语说的好“买的精不过卖的”,什么环保无甲醛、绿色无污染等等,听起来可能很诱人,但众多条条框框束缚住消费者的权益。很多时候我们不能抡起大锤将假冒伪劣一砸泄愤,胳膊拧不过大腿,掏钱的消费者,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终端受害者。

更多故事
英彼克传动系统(上海)有限公司【2号馆 2408号展位】